查看: 5752|回复: 1

[灌水] 我爱京歌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6-3 07:33: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爱京歌

我爱戏,小时侯从奶奶喜爱的评剧开始。
1960年,我从9岁已经开始知道为在铁路局上班的爸爸下班回家时打开需要预热2分钟的“匣子”,随后拨动旋钮,寻找任何一个播放京戏的电台,爸爸都会满意的接受。我从10岁开始领教“国粹”的韵味。从那时起,我知道了马连良、裘盛荣、梅兰芳、张君秋。
以后多年,父亲每每老友家中聚会,总少不了一个饭后余兴节目,父亲操琴,大家助兴,来上几段西皮二黄,回味世态炎凉。我站在旁边,揣摩他们的感受。
我就是在这个家庭感悟下知道京剧的。为此,1963年,小学三年级的我试图参加当年北京京剧团学员班的报考,因遭到家长的强烈反对而失掉了日后成名的机会。

1967年,文革深入,文化变革。才子佳人倒地,工农兵崛起。样板戏诞生,天天不绝于耳。自认为有京剧基础的我,当然不甘落后,八个戏全部熟悉,从台词到唱腔,倒背如流。从学校唱到插队、从内蒙唱回北京、从大学唱到单位、从16唱到60。
当时,以演唱传统剧目为生的各类剧团纷纷加入了移植样板戏的热潮,期间也随同形势自编了一些用地方戏曲曲调演唱的各类小节目。文革中产生了大批的京歌、评歌、黄梅歌、梆子歌,各个文艺团体都用自己的艺术形式加入歌的行列,内容包括毛主席语录、人民日报社论、赞美英雄模范人物、批判走资派等。
下面是我在那个年代手抄粘贴记录的各类小演唱记录,歪扭的字迹和发黄的剪贴显露着四十五年前的社会时尚和文化特色。


我还记得当时爱听的,有孙岳的“门合颂”,马泰的“社论”、“歌唱焦玉禄”、“打响春耕第一炮”等一批小演唱,至今仍能唱下来,那时出于对文艺生活的追求,印象太深刻了。
百度搜索:
“京歌 是加上了京剧音乐元素的歌曲。京歌是对京剧的改良与创新,是对现代歌曲的充实与丰富。
京歌演唱 是用京剧的唱腔、曲调、程式,加上现代音乐元素来演唱表演的一种文艺形式,适合于表现大气的节目内容。”
我以为,京歌的起源应在1965年,毛主席诗词《咏梅》,被用京剧旦角曲调谱写演唱,准确的叫法应是用京剧曲调演唱的毛泽东词《咏梅》。
文革结束,广大群众已经不满足偷偷传唱邓丽君、张帝等港台歌曲,迫切追求更新的表演形式。八十年代中期,作曲家姚明、孟庆云等创作出《说唱脸谱》、《故乡是北京》、《前门情思大碗茶》等一批京味歌曲,使京城舞台耳目一新,受到热烈欢迎,专家将这种形式称为“京歌”、“戏歌”。
京剧是国粹,有广泛的听众基础。语言简练、抑扬顿挫;古今中外、娓娓道来,以京调戏歌表现亲情、爱国情更具有广泛的意义。
京歌是传统与现代结合的产物,它使传统艺术通俗化,让戏曲音乐离开剧本套路的限制,离开板腔体的束缚,又保留了公认的腔调和格式,以局部空间独立成曲,更易接受和传唱。
配器上京歌沿用了样板戏的经验,用管弦乐队加以丰富,烘托。采用管弦乐为京剧伴奏可大大提高伴奏音乐的表现力,使唱腔更有立体感,音乐变化更为多样。演唱中,加入了合唱, 衬托出主题,形成艺术创作的完美塑造。
这个时期,出现了一批专业京剧演员加入到京歌队伍,于魁智、李胜素、孟广禄、杨赤、赵葆秀、袁慧琴、李欣等,生旦净末,行当齐全,常常出现在各种晚会的演出当中,紧凑的锣鼓点、抑扬的京胡声,用浓烈的京剧音乐风格和优美动听的旋律,将观众带入富有强烈时代感的艺术境界。
与美声、通俗不同,无须追宠、自成一统;与小品、相声各异,不靠讥讽、弘扬正气。
感谢词作者,用精练节俭的词汇表达了人们的心声;感谢曲作者,用传统抑扬的方式抒发了大众的情感。
我用各种办法收集了我喜欢的诸多京歌。常将最爱转到MP3上,出门路上,戴上耳机,摇头击掌之中,美美享受。
闲余,将收藏的京歌分为几类:

一、歌颂类
代表作:母亲中国 丰碑 风雨忆同舟 一个世纪的辉煌

“心胸似海,深情在手,肝胆相对照双眸,
忠言九鼎,清风两袖,走遍天下是朋友。
干戈可收,玉帛常留,柔情铁骨自心头,
襟怀一片,清茶两盏,有血有泪话风流。
潇洒走天下,谈笑泯恩仇,
安危谁与共,风雨忆同舟。”

于魁智在“风雨忆同舟”中如泣如诉、低洄委婉的表演,精辟准确的表述,再歌周总理的人格魅力,把人们带回思念总理的更深境界,感人肺腑、催人泪下。

“百姓是江河,百姓是大地,老百姓是共产党永远的靠山。
共产党是阳光,共产党是旗舰,共产党是老百姓永远的期盼。”



2010年,于魁智和李胜素的一曲“丰碑”,道出了党群关系,唱出了民心众盼。

二、励志类
代表作:我是中国人 青松赞、粉墨春秋

“我是中国人,梅花品德日月魂,
千红万紫随风去,唯有玉壶照冰心。
浩然正气满乾坤,自信生来有傲骨,不在人前矮三分。
做一个坦坦荡荡、磊磊落落、堂堂正正中国人。”
这首早期京歌曾被多人演唱、几经修改。还成为院校、企业联欢会上集体合唱的保留节目,是因为它唱出了中国人的志气、骨气、勇气和傲气。唱者酣畅痛快、听者解气明志。

李欣在电视剧《净魂》主题曲中铿锵唱出:
“一生中走过了多少九龙口
岁月里响过了多少四击头
满耳是鼓掌喝彩,满眼是光彩锦绣
剧终人散后,剩一座舞台空悠悠
虽说是路在脚下,也看你是怎样走?
扮几回将相王侯,写几页粉墨春秋,
总还要将一个大写的人字在天地间常留”
这是只有退休赋闲或是因过撤职经正确反思后才能得出的总结。当曾经的辉煌不在的时候,怎样还能活的像个堂堂正正的人,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明确答案的。颂的是方荣祥的品德,教的是人生哲理。

三、弘扬类
代表作:包公颂 当官德为先

费名琰的一曲“当官德为先”因“与时俱进”而立刻引起广大爱好者的传唱,成为一支教人当官做人的“师训”:
“父母生下咱,五谷养大咱,
老百姓抬举咱,咱才当了官。
当官德为先,心思莫用偏,
长思百姓苦,多解百姓难。
为民造福是本分,
不负百姓情一片。
老人牵挂咱,子女惦记咱,
亲友们望着咱,看咱咋当官。
当官德为先,处处要检点,
不吃肮脏饭,不拿黑心钱。
堂堂正正办实事,
长留清白在人间。”


字字句句情深意切,谆谆教诲现今的“掌权”者。尽管难以实现,但淳朴的“百姓”还是要对曾经自己的孩子唠叨上一句,“当官德为先”。效仿包拯的“千万读书莫作官”,总理温家宝深有体会的对海外学子忠告道:“要做大事,而不要做大官”也是初衷于此。

“包公颂”以儿歌开始:“鸡毛毽,踢得高,开封出了个黑老包…”,唱出了妇孺皆知的“包清天”的口碑。
“这乌纱本是百姓给,百姓的官,不为百姓却又为谁?”一句话,反复多次。不在情理,仍在情理,试想如果老人家犹在,何用一个“开封府”为难?敢有从省部到科长如此嚣张的“小辈、民贼”?? 民何有怨、国能不强??!
合唱衬托出:“甘笑贪赃宵小辈,鲸吞鼠窃做民贼,包公宝铡今犹在,国法如山不可摧。”体现了人民大众对古今贪脏枉法者的怨怒心情。
最后的一句“一声开铡扫妖魅”道出了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量刑过轻等于是养虎为患。让身为京城唯一的“裸官”局长张曙光在国外积累27个亿美金的提速“政绩”如何接受国法制裁?让挪用公款4个亿的“涉嫌人”刘林祥享受10年刑判并可根据表现减免刑期的“优惠”,引来网友“我也愿意!”的惊呼。我看还是请用老人家当年为数万粮票断然处决张、刘的果断作为让百姓称快、让百官惊悚为上策矣。唯恐没有“包黑子”的铁面无私,沾亲带故、自行其中,难以秉公。
2011年,我专程到开封,目睹了“开封府”的“开府”仪式,和演绎的“铡美案”,我想,眼前再现的大宋年景,门前等候多时的数千游客都是为了期盼一个时刻的到来,人心所向,无可抗拒。



四、抒情类
代表作:飞雪断桥 秋韵 梦北京 蝶恋 梨花颂 赤壁怀古 情怨

“云海迢迢月儿明,几回甜甜梦北京”,由阎肃词、姚明曲的“梦北京”是我第一首听哭了的京歌。以雍容华贵的梅派“贵妃醉酒”曲牌进入,道出了生活在北京的现代人尤其是老北京人的心声。这就是当年17岁的我,日日站在远隔千里的内蒙古,天天哼唱“抬头望见北斗星”时的感受。
“芦沟晓月美,琼岛春意浓,居庸正叠翠,西山霜叶红。”京城景色,四句带过,与茫然挤进京城“活着”的人不同,只有真正生活过娴静北京的人才能体味其中的意味。


偶在网上寻得一曲“秋韵”,郭永明词,费名琰曲并演唱,听来过瘾。
“秋送风波云起皱,绵雨滂沱,滴水观音漏。”描写了京城初秋云雨的天候;
“小院残荷悄细瘦,坛花照壁菊黄透。”真实写照了北京荷去菊来的花卉季节特征;


“署去寒来疑是否,岁月春秋,难逾如来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光阴如梭、毋庸置疑与后悔;
“美酒常含滋入口,长留隽永醇香久。”此句之前似缺一句珍惜时光、催人抖擞之劝,而直接进入京城“八旗”生活安逸享受之遗风。
“秋”意味成熟,风波已过,菊花黄透,人生如梦,难以回首。惟有淡泊名利,以酒掩面,回味成败、享受长久。费名琰的“秋韵”给过来人以轻松、洒脱的经历得意、事业有成、饱经世故、余生体味之消遣。

五、翻唱类
代表作:映山红 孟广禄 月下独酌 水调歌头、赤壁怀古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于魁智的“月下独酌”载歌载舞,用京韵表达了诗人在月下独酌中善自排遣寂寞的旷达不羁的个性和情感,不失为当处成败之迷茫时,以酒对盼、化解不定的排解之感,对古当今均有借鉴。

孟广禄翻唱的“映山红”,用花脸的曲调演绎革命时期老区人民期盼红军的心情,与女生委婉柔弱、忍耐挨受的表现不同,刚毅不扼、力图再志的情愤抑于言表,从另一角度表现了压抑中的反抗意志。
安徽徽京剧院院长陶军主创的“韵唱专辑京歌”中,“不能这样活”、“共和国之恋”等,将大家熟悉的歌曲用生净对唱的形式再现,情深意浓、婉婉道来、朗朗上口、别有韵味。
我认为,除了用曲牌再现当年故人处景心情表述以外,翻唱类其中的一个最大作用是,用传统上口的戏曲形式帮助我们记忆古诗词汇。

六、其它类
有一类总结戏曲艺术的京歌,代表作:中国戏曲、中国京剧、说唱脸谱、粉墨人生、粉墨登场等。
在“中国戏曲”中,于魁智寥寥数语,道出了对戏曲表演形式的解读:
“千里万里,走一个圆场
一桌两椅,化一座厅堂
马一鞭,船一桨,文用折扇武用枪
戏台小,世界大,戏文短,人生长
说破芸芸众生相,唱作悲欢离合腔。”

这里要介绍一位在音乐界里开拓了瑰丽宝地的奇才,他不是北京人,却对京韵文化情有独钟,他就是“戏歌”的开山领路人-姚明。
2005年6月,我有幸结识了我的京歌偶像姚明,与他同桌共饮。他的爽朗、痛快、幽默、坦诚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席间,我忍不住问了一个多少人问过他的问题:
“姚老师,作为辽宁人,您是怎么创作京味文化的?”
姚明憨厚的一笑:“咳,瞎××整呗!”还是东北味。


说京歌,是传统与现代的结合。唱京歌,离不开京剧。京剧是国粹,以京调戏歌表现亲情、爱国情更具有广泛的意义和深厚的影响力。
最后,我用李胜素、于魁智演唱的京歌“中国京剧”的唱词送给热爱京歌和开始了解京歌的朋友们。
“京剧瑰宝灿烂文化,流派纷呈尽显芳华。
先师们一代代耕耘播撒,培育了百花园万朵奇葩。
千锤炼万推敲珍贵无价,后来人继伟业英姿勃发。
外国人赞京剧精深博大,中国人恋京剧如恋中华。
无论是在天涯还是海角,听一声皮黄腔想国又想家。
愿京剧这民族艺术流芳天下,世代弘扬永放光华。”
发表于 2011-6-17 16:26: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不是发布区吗?怎么这是纯议论帖?
京歌就是拿京剧曲谱填词?还是叫京剧好,歌的味道不浓。
最早的京歌是您说的吗?您所上溯的京剧演唱现代生活内容确实来自文革。
但是现在没人提到用京剧发音、甩腔来演绎纯歌曲这件事!80年代初期,著名名家李光就巧妙地运用了京剧唱法来演唱了纯歌曲“北京颂歌”!那时流行体育馆大型晚会,李先生的开创性艺术创作当时就技惊四座!我认为这才叫京歌!因为它是歌,而不是京剧曲牌!后来只有尚长荣先生用同样方法演绎了一次毛阿敏的“朋友”,同样满堂彩!可惜再也没见到第3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炫音音乐论坛 ( 皖ICP备13017420号-3 )皖公网安备 34082502000069号

GMT+8, 2019-8-17 23:10 , Processed in 0.051599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17 炫音音乐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