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0|回复: 1

[灌水] 《淯水吟》鉴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19 12:2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歌词编辑
淯水吟
淯水吟
我本飘零人,薄命历苦辛,
离乱得遇君,感君萍水恩。
君爱一时欢,烽烟作良辰,
含泪为君寿,酒痕掩征尘。
灯昏昏,帐深深,
浅浅斟,低低吟。
一霎欢欣,一霎温馨。
谁解琴中意,谁怜歌中人。
妾为失意女,君是得意臣,
君志在四海,妾敢望永亲。
薄酒岂真醉,君心非我心,
今宵共愉悦,明朝隔远津。
天下正扰攘,四野多逃奔,
须臾刀兵起,君恩何处寻。
生死在一瞬,荣耀等浮云,
当君凯旋归,能忆樽前人。
灯昏昏,帐深深,
君忘情,妾伤神。
一霎欢欣,一霎温馨,
明日淯水头,遗韵埋香魂。

歌曲鉴赏编辑
94版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中,有两首插曲是以女性为主人公进行吟唱的,表达了今人对那个纷纷乱世中,命运不得自主的女性的同情。一是美人计除董卓一集中的《貂蝉已随清风去》,另一首即《淯水吟》。
《淯水吟》本身是一首虚构的歌,在剧中,歌的吟唱者乃是张济遗孀、张绣寡婶邹氏。
邹氏在《三国演义》小说原文中,是个仅仅被一带而过的次要人物。而歌曲《淯水吟》的作者,却对她在动荡时代里可想而知的凄惨命运做了合理的虚构:“我本飘零人,薄命历苦辛。”无论是历史上的汉末三国,还是后人眼中的三国乱世,都是属于男人的勾心斗角、残酷搏杀的时代。一个柔弱的女子,尽管“飘零”、“薄命”、“历苦辛”,又有谁会注意呢?
曹操征战张绣,张绣不战而降,让曹操骄心大起。听到张绣的寡婶美貌,竟想到要让其陪睡。这对张绣来说是一种深深的羞辱。然而,历史上的《三国》读者们,总易在作者的引导之下,更多地关注张绣的报复行动,却往往忽略当事人邹氏的内心感受。或许她慑于曹操的“淫威”,无奈不得不从罢——然而,《淯水吟》中的邹氏,内心深处却是渴望得到爱、渴求被呵护的,尤其是对方乃是志在四海、不可一世的枭雄曹操。“离乱得遇君,感君萍水恩”,这是一种既在情理之中、又出乎读者意料之外的合理虚构。不仅仅是“女性”,甚至具体到“邹氏”这个具体的人物,她的思想感情得到了某种关注和尊重。
然而,曹操的垂青,不过是“求欢”而已,远远谈不到“爱情”。歌中的邹氏深知这一点:“妾为失意女,君是得意臣。君志在四海,妾敢望永亲?薄酒岂真醉,君心非我心。”乱世中的女性渴望被宠爱、被保护的心愿,在现实中是那样不堪一击。更何况“天下正扰攘,四野多逃奔。须臾刀兵起,君恩何处寻。”邹氏的悲剧命运,就这样融进了历史上汉末三国的特定时空场景。于是,歌声背后,那些成千上万命运不能自主的女性,也都能在凄婉的旋律中寻到自己的悲剧。这是《淯水吟》的深刻之处。

这首歌在剧中唱了两次。通篇紧扣“薄命”二字。这个女子确实够薄命,花柳质而逢乱世,先后托身虎狼,直至葬身火海,即便不问出处,也让人为之扼腕。但其实此曲还有哭典韦之处,歌词处处显知遇之恩。词句还颇得古诗十九首神韵,浅淡而深沉,直率而婉约。伴随着歌声的,是四处火起,刀兵竞发,失却双戟的典韦舍生忘死,醉眼朦胧的曹操暴跳如雷,旁若无人的邹氏依旧浅吟低唱。“明日淯水头,遗韵埋香魂”,最美丽的伤悼,从未见过哪部戏能将一个混乱不堪的场景拍得如此唯美。邹氏抚琴以死,曹操欢尽而逃,典韦尽忠殒命。一段震撼人心、令人落泪又叹惋的故事
谁解琴中意,谁怜歌中人。
明暗借喻编辑

《淯水吟》明写邹氏,暗写典韦。
通篇歌词都描写了词中的妇人对于托身之人的忠贞不渝,但是联系到邹氏的情况——被典韦(电视剧的改动,演义中为曹安民)推荐给曹操,实在难以想象邹氏会对曹操这个男人产生矢志不渝的感情。但是将典韦带入歌词中,一切就说得通了。以美人喻忠臣自《离骚》便有先例,更能看出创作水平之高。
三国演义第12集,曹操第二次祭奠典韦时,这首《淯水吟》再次响起。联系到当时的情况很难认为曹操的这次祭奠是为了邹氏,那么合理的解释也就是典韦与这首《淯水吟》必有关联。

评分

参与人数 1音符 +5 炫币 +5 收起 理由
樱樱 + 5 + 5 炫音因你而精彩!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9-19 12:28:09 | 显示全部楼层

 炫樱上听/仅供参考 

淯水吟 - MA敏


炫音祝您身体健康天天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炫音音乐论坛 ( 皖ICP备13017420号-3 )皖公网安备 34082502000069号

GMT+8, 2019-10-17 23:23 , Processed in 0.050511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17 炫音音乐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